听书 - 假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盛夏的中午,灼热的光几乎能把人的皮肤穿透。

医院门口。

一个穿着青白校服的女孩陡然收住了脚步,半躬着腰,细小的唇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她身形消瘦,皮肤白得透明,后背湿了一大片,澄澈的目光扫过匆忙的人群。

见到熟人,她猛吸了一口,哑声问道:“耗子怎么样了?”

眼前的男生担心地看了她一眼,安慰道:“耗子没事,就是……”

“就是什么?”女孩原本温柔细嫩的声音少见地染上一丝烦躁。

半个小时前,她正在上课,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耗子出了车祸,还撞了人,连假都没来得及请,直接翘课跑了过来。

“耗子撞的那个人死了,受害者家属要求他赔偿二十万,否则就要把他告到底。耗子是未成年,坐个几年牢也就出来了,可这辈子说不定就毁了……”

闻言,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二十万不是一笔小数目,尤其耗子家里本来就比较困难。他们身边的朋友,基本上也都是一些自顾不暇的人。

阮星鸾难得地露出纠结的表情,她脑子飞快转动,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

“牙签,把你自行车借我一下。”

外号名唤牙签的男生指了指医院门口停车的场地,“就在那呢。”

女孩拔腿就跑了出去,牙签在身后喊道:“星鸾,你要干什么?”

阮星鸾大声回了一句——

“借钱!”

阮星鸾兜兜转转地绕进一片别墅区,去的路上还因为骑得太快,自行车撞到了石头,摔了个底朝天。掌心和膝盖都磕破了皮,鲜红的血液和沙沙的小石子混在一起。

她抽了一口凉气,随便拍了拍,顾不上疼,再次骑上自行车往里走去。

问了好几个人,才终于找到了贺家的别墅,将车停在门口,随后摁了摁门铃。

出来迎接的是一个保姆,轻声问她:“小姑娘,你来找谁?”

阮星鸾抬头,细声回答:“我来找贺仁贺叔叔的。”

保姆面露疑惑,怎么会有一个小孩来找自家先生。

正巧贺仁要出门,看到眼前的小女孩,亲切招呼道:“星鸾,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阮星鸾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男人,用力咬了咬唇。

她其实和这个贺叔叔并不熟,不久前,她外婆重症,找人联系了这个男人,求他领养自己。

那会她的外婆已经说不出话来,贺仁告诉她:“以前我跟你母亲是邻居,我们一起长大的,我小时候多亏了你外婆照顾……”

贺仁说:“星鸾,只要你愿意,叔叔以后也可以当你的家人。”

贺仁说了很多,说他过去找过她外婆,可是他们搬家了,联系方式也换了……

阮星鸾当时听他说完这些,礼貌地拒绝了他。

一开始贺仁还会经常去劝她,拒绝次数多了,一忙也就顾不上她了。

阮星鸾从回忆中抽离起来,看向贺仁,出言阻止:“叔叔,我就不进去了,我今天是想来求您一件事。”

贺仁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你说。”

阮星鸾率先做了一下心理准备,而后尽量平静地开口:“我想跟您借二十万。”

生怕对方不同意,阮星鸾又补充道:“我可以向您打借条,长大以后肯定会连本带息地还给您的。”

贺仁思衬了一会,面色有些凝重:“星鸾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阮星鸾不打算隐瞒,直接承认:“嗯,我有一个朋友不小心撞了人,对方要他赔偿二十万,否则可能会坐牢。”

“很重要的朋友?”

阮星鸾用力点头。

她从小到大都不怎么受欢迎,耗子他们几个,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

贺仁表情平静,阮星鸾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来他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心里没谱,以至于一颗心不上不下的,就像有很多只蚂蚁在爬来爬去。

可是她又不敢多加催促,毕竟让人拿出二十万也不是一件小事。

半晌,贺仁才说:“叔叔可以借二十万给你,但是叔叔有一个要求。”

阮星鸾的心终于放下,开口道:“您说。”

贺仁沉默几秒,接着说道:“你要搬过来,和叔叔一起住。你外婆外公还有母亲都去世了,没有人可以照顾你。既然你外婆把你托付给我了,那叔叔就要让她放心才行。你也不用担心,等你上完大学,叔叔就还你自由。”

阮星鸾怔在原地,她没想到是这样的要求。

考虑片刻后,阮星鸾点头——

“好!”

耗子大名叫周威,周父周母看到阮星鸾把钱送来的时候,两口子痛哭流涕,甚至想要给她跪下,还好阮星鸾及时把人拦住。

阮星鸾说:“周叔周婶,耗子哥不会有事的,你们别担心了。”

“星鸾,谢谢你。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跟叔叔婶婶说,我们拼了这条命也会帮你的。”

阮星鸾让他们不用放在心上。

从医院里出来,牙签站在门口。

阮星鸾跟身旁的男人轻声说了句,然后拉着牙签往边上走去。

牙签一脸不高兴:“我刚刚听人说你要转学了?”

“嗯,贺叔叔要帮我转去附属一中。”

牙签瘪着嘴,像是在安慰自己:“没事,你能去一中也好。你本来就厉害,去了一中之后一定能考一个更好的大学。”

“不过我听说,贺家那个小少爷,自以为是,脾气差劲,他要是欺负你了,你一定跟我们说,我们帮你去揍他。”

阮星鸾笑笑:“他不一定能打得过我。”

牙签摸了摸头,哂笑道:“好像也是,我都打不过你。那小少爷细皮嫩肉的,就更不用说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一通之后,牙签抱了抱她,不舍道:“星鸾,以后千万不要忘记我们呀。”

“不会。”

当天下午,贺仁就帮阮星鸾办理好了转学手续。贺仁原本让她先回去准备一下,也好让她跟朋友们道个别,过两天再去接她。

谁知道阮星鸾说:“叔叔,今天就搬吧。”

她不喜欢告别,转学和搬到贺家的事情,她跟牙签说了一声就可以了。

贺仁见她主意已定,也没多说什么。

阮星鸾回到弄堂里,收拾了一些学习资料和几件衣服,提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巷子潮湿,整年整年的不见光,青石子铺成的路十分光滑,行李箱的轮子在上面发出簌簌的声音。

走到出口处,阮星鸾只回头看了一眼,便干净利索地上了车。

再次回到贺家,贺仁向她介绍:“这是孙梅,家里的保姆,你叫她梅姨就好。”

阮星鸾跟在身后,乖巧地叫了一声:“梅姨。”

梅姨十分喜欢这个小女孩,又乖巧又漂亮,长得跟那电视里的小公主似的。

“小姐,以后有什么需要的,你就跟梅姨说。”

“谢谢梅姨,不过以后叫我星鸾就好了。”

梅姨:“好的小姐。”

阮星鸾:“……”

她心里劝慰自己,算了,不用纠结这个,只是称呼而已。

三人聊完,外面突然响起汽车的轰鸣声。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蓝色T恤的少年将书包往沙发上一甩,大声道:“我回来了。”

少年容貌清隽,身高腿长,五官精致得几乎让人过目不忘。尤其是眼角那颗小小的黑痣,平添了几分魅惑之气。

见没人应答,少年视线在屋内扫了一圈,散漫的目光最后落在眼前穿着白色校服的女孩身上,脱出而出——

“爸,你不是说她不愿意过来么,怎么又来了?”

室内一时陷入沉寂。

“别胡说,星鸾以后就住我们家了,你要把她当成妹妹一样,不可以欺负人家。”贺仁说。

贺旭轻抬眼皮,在瘦弱的女孩身上扫了一眼,而后淡淡道——

“哦。”

极其敷衍,冷漠至极。

随后又当做没她这个人一样,自顾自地上了楼梯,像小孩子赌气一样,连饭都不吃了。

阮星鸾望着他的背影,暗自思衬——

这个人比他想象中还要娇气,以后离他远点比较好。

贺仁跟她解释:“星鸾,小旭人挺好的,等你们以后熟了,他就不会这样了。”

阮星鸾内心对这小少爷毫无波澜,但为了让贺仁放心,她还是乖乖点了点头。

贺仁又跟介她绍了司机小李,阮星鸾乖巧地叫了声小李叔叔。

随后梅姨带她上楼回她的房间,阮星鸾乖乖跟了上去。

一眼望去,少女心爆棚的小屋。徇烂的彩灯,粉色的床帘,连衣柜都是粉色的……

梅姨还在热心介绍:“小姐,你看看喜不喜欢,先生下午特意让人送来的。”

阮星鸾虽然感到不适,但面对真情实感的好意,她还是感激地说了一声:“喜欢。”

对面的房间突然打开,少年轻嗤一声,然后不耐烦看着阮星鸾道——

“能不能安静点,吵死了。”

上楼到现在,阮星鸾一共就说了“喜欢”两个字。

吵???

没等人开口,那人又气冲冲地把门关上了!

梅姨尴尬笑笑:“小姐,你别在意,少爷他就是嘴硬心软,等他把你当自己人就好了。我刚来这个家里的时候,他也是这样闹别扭的。”

简而言之,就是这家伙不仅娇气,还排外???

阮星鸾轻轻关上门,懒得再理他。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啦!!!作者专栏和专栏里的预收文求收藏一下QAQ。

预收文《偏要肖想她》文案:

宁家大小姐宁晚,童星出道,二十岁那年拿下影后,为人温和谦逊,知书达理,星途一片璀璨。

孟星,孟家最小的小少爷,自幼体弱多病,不爱说话。却在二十岁毕业那年,签约了演艺公司,报名了选秀节目,一举斩获冠军。

之后两人一起参加真人秀,互动甜爆直播间,粉丝直呼:“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宁晚觉得粉丝风向不对,对孟星影响不好,想要退出。

孟星一脸难过地看着宁晚,问道:“姐姐不喜欢我了吗?”

宁晚怕小孩多想,连忙摆手:“没有。”

后来,两人拍亲密戏份,孟星将宁晚压在身下,双眼朦胧,假戏真做地亲了下来。

宁晚偏头,孟星一装委屈,她就立马败下阵来,提醒道:“外面有人,不许太过分。”

宁晚一直以为孟星是她见过最好看最可爱最听话的小孩,谁知就是这小孩,动了她的弦,撩了她的心,让她甘愿沉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