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按照常理来说,对海马集团以及海马濑人本人都相当厌恶的奇古·罗伊德会在海马巨蛋内买下高价票给海马送钱似乎是一件相当奇怪的事情。

但是,今天的奇古·罗伊德却一反常态地坐在了海马巨蛋的会场内,在海马巨蛋突然停电陷入黑暗后,他的脸上随之浮现出了得意的奸诈笑容。

黑暗仅仅存在了几秒钟的时间,观众们甚至没来得及慌乱起来,有备用发电机的海马巨蛋内的诸多设备重新供电,照明设备亮起,仿佛刚刚的断电只是幻觉。

但是,在海马巨蛋中央决斗场地的上方、那块多向大屏幕上却不再显示正在决斗之中的隼人与雷恩的数据,反倒是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时钟,秒针并非是顺时间旋转,反而像是倒计时一般逆时针地一个一个倒退着。

后台的监控室中,安排人手紧急启动了事先就有准备的发电机恢复供电的天马月行看见屏幕中出现的那个时钟,眉头皱起。时钟上目前显示的时间是1:00,但是秒针却在以每秒回退两格的速度回转着,预计将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回退到12:00。

天马月行记得,原本的程序中应该没有这么奇怪的功能才对。

“检查一下中央控制程序,那个异常是什么?”他吩咐道,而待命的程序员们也立即开始检查程序,一行行代码在他们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显现。

但是,检查的结果却是一切正常。

而就在这时,天马月行接到了海马打来的电话。

“喂,天马月行,那个时钟是什么东西!?”听得出来,海马的心情貌似不是很好,“我应该没有让你们这种‘意外惊喜’才对,赶紧给我把那个东西解决掉!”

虽然天马月行不是海马集团的员工,但是海马集团作为KC杯的主办方,有绝对的资格对被派来负责后台监管的天马月行发出诘问。

天马月行手上也没有空闲着,在对部下们下令让他们检查程序状况无果后,他也亲自下场敲打着键盘按键,歪着脖子夹着手机,他冷静地说道:“我正在和其他人一起检查,海马君。”

“但是,现在的问题不是‘无法去除那个时钟’,而是‘我们根本看不见那个时钟’!”

“看不见时钟?”电话另一头,海马皱起了眉,“那个时钟可是有至少一万人看见了。”

“不、不是那个肉眼就能看见的时钟,是写在海马巨蛋后台总控程序里的时钟。这里根本就没有‘clock’的存在!”

天马月行停顿了一下,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又连忙补充道,“除了我这里,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控制会场内的情况,海马君!”

听见天马月行的话,海马脸上的表情一僵。

虽然依照与贝卡斯的协议,海马将海马巨蛋会场的后台交由了国际幻象社派遣的天马月行来监管,但是出于海马本人对于贝卡斯的排斥,他其实偷偷地动了点手脚。

后台的监管室那里,确实可以作为调配中心对海马巨蛋会场内的灯光、供电、音响乃至决斗系统的数据传输进行管控,但是除了那里之外,同样有着管控权利的还有就在隔壁的海马乐园大楼,甚至权限比起海马巨蛋这边的后台还要更高一些。

被天马月行这么一提醒,海马想起的不仅是海马乐园那边有着管控权限,还想起了就在前不久所发生的海马乐园的决斗机器人被入侵的事件。

答案呼之欲出。

就算是被人入侵了,监管室那边怎么也不至于会连翻找底层代码也找不出“时钟”的存在,毕竟就算是木马病毒也得有存放“特洛伊木马”的空间才行,而既然海马巨蛋这边没有任何问题,出事的应该也就只有海马乐园那边了。

口头上敷衍了一声让天马月行继续努力找出问题所在后,海马匆忙地挂断了电话、就要转身朝海马巨蛋通往海马乐园的通道方向赶去,却突然发现,就在自己的不远处、一个粉发男子从位置上站起,一脸得意地往安全出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奇古·罗伊德?

不,应该是奇古弗里德·冯·施雷德吧。

因为在与游戏的决斗中将【战女神】卡组完全暴露了出来,海马顺藤摸瓜找到了网络上的与【战女神】相关的情报,发现在很久之前有一份施雷德集团的新总裁——奇古弗里德·冯·施雷德上任后,将集团由军火集团转型娱乐集团的同时、发布收购【战女神】卡组的新闻。

几乎可以说是与当初的海马完全一致的操作,收购强力的决斗怪兽卡片——【青眼白龙】与【战女神】——同时发布公司转型的情报,使股民知道转型并非儿戏而是有大的图谋,利用两倍的流量来稳定股价。

就好像是使用【青眼白龙】的是海马濑人,能够使用稀罕的【战女神】卡组的也就只有奇古弗里德·冯·施雷德了,海马也是因此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不过也是自那之后,海马也起了疑惑。

因为自从奇古弗里德·冯·施雷德上台后,自打军火集团时期就略有矛盾的海马集团与施雷德集团之间的冲突可谓是愈演愈烈,哪怕是都转型为了娱乐集团后也是如此,虽然海马本人不是很把对方放在眼里、但是那个奇古弗里德·冯·施雷德一直以来都把海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那么一个跟自己不对付的家伙,为什么会来参加KC杯?尽管对方已经被游戏击败而淘汰、但是海马依旧很在意奇古弗里德·冯·施雷德的存在,尤其是之前从来没有买过票、没有观看KC杯比赛的习惯的他居然破天荒地买了一张票。

而眼下,尽管现有的理智告诉海马,自己需要赶紧前往离这里不太远的海马乐园大楼、解除此刻出现在海马巨蛋内的那个倒计时的时钟,但是个人的直觉告诉海马,自己需要赶紧去拦下站起身准备离场的奇古弗里德·冯·施雷德。

那个家伙,绝对知道些什么!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咳嗽声———

“咳咳——”

坐在游戏的身边,刚好在喝水的杏子被骤然降临的黑暗有些吓到,不由得咳嗽出来,有些被呛到。

“没事吧,杏子?”游戏对捂着嘴咳嗽的杏子投以关切的问候,还伸出手拍了拍杏子的后背帮助她顺气,这招来了坐在另一侧的蕾贝卡醋意十足的眼神。

“咳、咳!”十分生硬地咳嗽了两声,蕾贝卡伸手拽了拽游戏的一只手臂,“达令~我好像呛到了,好难受啊。”

如此差劲的演技,别说是游戏了,就连坐在后方的城之内、本田他们也能看得出来蕾贝卡是装的。

只不过,本田倒是很有眼力见地什么也没说,心直口快的城之内却至今指了出来:“才怪吧,你这家伙根本什么事也没有嘛,呛到了的人哪有那么中气十足啊!”

“吵死了呆瓜!”

被当面指出的蕾贝卡恼羞成怒、转过头来红着一张脸对城之内咆哮道,却只得到了城之内的一副贱兮兮的笑容。

本田也是嘿嘿嘿地笑着,可就在这时,他却注意到了坐在他边上的圭平的脸色相当凝重。

“那个时钟,是怎么回事?”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性格已经相当成熟的圭平严肃地看向中央屏幕上显示出的那个倒计时的时钟,“虽然我这一次没有帮哥哥他安排KC杯的各项工作,但是多少的我也检查过一下小问题。”

“可是那个时钟没有在任何一个安排之中出现过,我甚至检查过会场的后台总控程序的代码。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有刚刚的停电,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本田听着圭平的自言自语,也是一愣:“刚刚那个,不是海马他安排的特殊表演吗?”

“谁会安排那种一不小心会引起恐慌的东西作为特殊表演啊!”圭平吐槽道,站起身来,“不行,我得赶紧去后台一趟,后台程序很有可能出问题了,甚至有可能跟前几天一样是被人用黑客手段攻破了防火墙!”

可是才刚刚起身,圭平却被坐在走道边的马利克给伸手拦住了。

“等一下啊,小鬼。”此刻的马利克的脸上那里有之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神情严肃起来的他仿佛又变回了之前那个古鲁斯的首领,目光凝重地指了指周围,“在行动之前,你最好还是先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

“周围的情况?”

被马利克这么一提醒,在场的几人朝着四周围看去,然后他们颇为惊讶地发现,刚刚杏子的咳嗽仿佛是传染了一般,有人居然也在咳嗽,明明是在举办KC杯的海马会场之内、但看上去像是在什么传染病的集中治疗中心一般。

杏子放下了捂着嘴的手,虽然她的咳嗽有些恢复了,但是她却突然有一种虚弱感,仿佛是重感冒了一般浑身无力,呼吸有些沉重的同时、眼皮也有些耷拉下来:“游、游戏!”

“杏子!”见朋友的状态相当不妙,游戏相当紧张地拉住了差点摔下座椅的杏子,而本田和城之内也相当紧张。关切着同伴的城之内更是直接对着马利克大声问道:“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马利克!”

“白痴,我连宇宙的尽头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知道那种答案?”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马利克扬起脑袋,让城之内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也相当的差劲。靠着椅背,马利克冷静地说道:“虽然不太确定,但是稍微注意一下那些虚弱的人的特点吧,城汁内。”

“不是城汁内是城之内!”吐槽了一声,城之内和本田立刻按照马利克所说的,观察起了周围那些表现明显有些虚弱的观众,但是那些状态不太好的观众的成分太过杂乱,有老人、小孩的同时,也不乏壮汉与青年,男男女女都有。

“老人、少年与青年全部都有啊,跟年龄好像没有关系?”

“而且男女的比例也差不多。”

“这是什么随机出现的疾病吧?”

本田和城之内两人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倒是孔雀舞却非常敏锐地注意到了一点:“不,这不是随机?你们别看那些虚弱的家伙,稍微注意一下没有出现问题的人!”

“他们都是决斗者!”

经由孔雀舞的提醒,城之内这才发现确实如此,倒下的人的特性不一,倒是还一切正常的那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决斗者,虽然不一定都把他们的决斗盘戴在了手腕上、但至少可以看见他们腰间好像都戴着个明晃晃的金属铁盒作为放置卡组的卡盒!

游戏也抬起头来,看向周围的观众们。而他不抬头不要紧,刚一抬头,就注意到了老远处正有一个金发男子正直直地看向自己这边,身上也没有出现什么异样。

游戏认得对方,那不就是在上一轮的决斗中与自己对上过、但却在中途投降的那个叫“拉菲鲁”的人嘛!

‘Aibo,那个家伙——’

【千年积木】中传来了暗游戏的声音,游戏点点头:“嗯,就是他,昨天在决斗中突然投降。”

‘那个人在决斗之中的表现,证明了他应该是一个能与卡片的心灵产生共鸣的真正的决斗者才对,按理来说他不会就那么无缘无故地放弃决斗。’

“可他还是就那么放弃了决斗,没有任何的理由。”游戏注视着远处的拉菲鲁停止了对这边的观望、转身向着某处走去,低下头看了看杏子后,游戏坚定地说道,“我作为决斗者的直觉告诉我,拉菲鲁他应该、不,他绝对知道些什么!”

看了看一旁状态还可以的蕾贝卡,游戏郑重地对她说道:“蕾贝卡,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达令?”看着一脸坚毅的游戏,蕾贝卡的疑惑被她暂时抛之脑后,露出了微笑,“是要我帮忙照顾杏子酱吗?可以哦,放心地去做你要做的事情吧,达令。”

“嗯,拜托你了,蕾贝卡。”游戏点点头,回头看了眼众人,“抱歉了,大家,我要去找那个人,关于杏子还有其他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我觉得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说着,游戏提着自己之前取下放入背包中的决斗盘以及放置备用卡组的卡盒,朝着拉菲鲁消失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边跑着一边将决斗盘戴上。

而刚跑出没两步,游戏就听见了背后传来的城之内的声音:“给我等一下啊游戏!”

扭过头来,游戏就看见城之内也正手忙脚乱地从他的背包里把决斗盘取出,只不过一不小心地把他的背包的线给勾破了,正试图用暴力将线扯断取出决斗盘,嘴里还吐槽着:“为什么海马那个混蛋要把决斗盘做得那么尖锐啊,就不能做得圆润一些吗混蛋!”

好不容易将决斗盘取出,城之内朝孔雀舞一点头,小跑着跟到了游戏的身边:“别想着一个人去当游戏啊游戏,那种荣誉我也得分一杯羹。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城之内不容置疑地拍了拍游戏的肩膀:“哟西,童实野市传说决斗者小队出发!勇者城之内、勇者游戏战无不胜、火力全开、势不可挡!”

“城之内...”游戏看着城之内,笑着点了点头,“嗯,那我们赶紧出发吧!”

“哟西!一库哟!”城之内一边说着,笑嘻嘻地转过头来,“本田,你就和杏子呆在这里等着城之内大爷和游戏吧,舞,他们就交给你了哦!”

“你在小看谁啊,城之内!”本田不屑地说道,“你这个三脚猫到时候可别缺胳膊断腿地回来啊!”

而孔雀舞听了城之内的话,只是高傲地扬起脑袋、双手环抱在胸前,像是不想让城之内看见她微微泛红的脸颊。

目送着城之内和游戏两人远去,后知后觉地,本田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马利克:“不对啊,我怎么记得,马利克你原来应该也是很强的决斗者吧?”

“很强?看不起谁呢。”马利克虽然有些虚弱、但是听见本田的话,还是努力在座椅上摆出了一个很拽的坐姿,“事先说明,本大爷可是超~强的。”

国际犯罪组织古鲁斯中、以绝对的力量与恐惧进行统治的至高领袖,操纵着三幻神中的两体,哪怕在决斗都市的所有决斗者中也是有着数一数二力量的存在,那时候的马利克,说是“超强”一点儿也不过分。

“既然是那样的话,作为决斗者的你怎么也变成这个样子了?”本田有些怀疑地说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海马巨蛋内的观众有越来越多的人的状况变差、一个个的像是为了上王者所以三天三夜没睡的网瘾患者一样疲惫地坐倒在各自的座位上,倒是还有那么些个人还能保持站立和在会场内移动,而这些人几乎全是决斗者。

虽然KC杯正式比赛的参赛者有64人,但是会场内观战者中的决斗者人数却不止64人,只不过相较于陷入虚弱的那么多数量的观众,还能移动的决斗者数量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即使他们有想要照顾出现问题的观众的想法也是照顾不过来。

至于叫医护人员?倒是已经有人在身边有人出现问题的第一时间打出了电话,但是很遗憾,就连医护队也因为成员基本都“发病”而陷入瘫痪。

听见本田的话,马利克只能用一个白眼来回答。

他当初确实牛叉得要死,但是那也是当初,虽然隼人“根治”了自己的人格分裂,但是自己的身体被另一个已经魂飞魄散的“暗人格”给搞得“菠萝菠萝哒”,自那之后即使是正常的决斗也得受着点力不能多玩,更别说是黑暗游戏了。

换个方法来形容的话就是,虽然自己还是能作为一个决斗者去出手战斗、但是自己根本就是个玻璃大炮,打人还行,一被打就歇菜。

而现在这个情况,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显然又是某种超自然事件,自己歇逼也是很正常的吧。

倒是这个家伙......

看了眼一切如常的本田,马利克皱着眉,手指颤抖着将一根薯条塞进嘴里:“你这家伙又是怎么一回事?”

本田被马利克这么一问,也忘了吐槽一句马利克都这副德行了还不忘了整点薯条,颇有些困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有些奇怪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不确定地说道:“大概,是我天生神力?”

马利克和本田两人的耍宝问答多少缓和了一点现场的紧张气氛,而圭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也逐渐地感到自己有些乏力起来。因为杏子的例子,圭平虽然还没完全虚弱,但是也知道了自己接下来的状况,他只得掏出手机拨打出了给海马的电话。

只不过,不知道是信号的问题还是别的什么愿意,电话呼叫失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圭平在心中想着,‘不要出什么事情啊,哥哥。’

————————

“拉菲鲁!!”

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之前远远地对游戏他们有过观察的金发男子——拉菲鲁正了正自己的风衣,转过身来看向快步跑来的游戏和城之内两人:“无名的法老.....”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拉菲鲁!”不知何时,已经将人格切换出来的暗游戏急切地说道,手腕上的决斗盘和卡组都已经放置完毕。

比起相对还循规蹈矩的表游戏,暗游戏也就是王样的行事风格就比较的直接一些了。如果是表游戏,他或许会循循善诱对方,但暗游戏却会选择直接动用武力来得到答案。

并非是两人对于伙伴的在意程度会有高低差距,而是比起表游戏,暗游戏会更加的漠视规则、以及更有魄力去判断什么东西可以放弃。

看着一脸急迫的游戏、以及一副“你不说话我就要动手了”的城之内,拉菲鲁的表情却相当的淡定:“是的,无名的法老,我知道海马巨蛋内的变故出自何方。”

“而且,它就在我的手中。”

一边说着,拉菲鲁从身上取出了一张没有与他的卡组放在一起的卡片。

见到那张卡片,城之内的表情还算正常,但是游戏的瞳孔却是一缩。

因为那张卡片,分明就是在决斗都市的时候游戏所遇见的第一个敌人——

【神炎皇-乌利亚】。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