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棋盘上的苹果

听书 - 五胡烽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

“兰亭集序果然不愧是千古名篇啊,王羲之不只是字写的好,辞赋也为一时之选。”文易遥望远方的山峰讥笑道:

“但从来都没有人想过,这千古名篇背后隐藏的却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惨烈社会背景,想想还真是讽刺。”

他身后草棚里正在捣药的老人怜悯的道:“唉,小易又开始胡言乱语了。真是造孽啊,好好的孩子被打成这个样子。”

一个蓬头垢面的半大少年愤怒的道:“是啊,那群人太可恶了,就没把我们当人。小易哥不过是去捡他们吃剩的饭菜,差点就被打死。”

另一个黢黑敦实的半大少年挠了挠头憨厚的道:“可是从那天开始小易哥就懂了好多东西,薛先生说这是因……因……”

文易嘴角浮起一丝笑容,道:“因祸得福。”

“对对对,因祸得福。啊……小易哥你好了呀?”

文易点点头道:“让大家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眼前这些人都算是文易……不,应该说是这具身体原主的熟人。

捣药的老人名字已经无人知晓,大家都叫他刘伯,蓬头垢面的少年叫小树、憨厚少年叫马虎子。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眼前的同伴已经换了个人。

准确的说是换了个灵魂。

他‘胡言乱语’是两世记忆融合导致的思维错乱,让人误以为是脑子被打坏了。

前几天记忆吸收完毕这种症状已经好了,不过看起来想扭转大家的看法还需要一段时间。

文易是个穿越者,前世在会稽山游玩时失足跌落悬崖,醒来已魂穿一千七百年前的东晋时期,附身在这个叫文易的十七岁少年身上。

而且时间节点非常巧,恰好是王羲之举办兰亭文会的那一天。

通过接收原身的残余记忆,他大致知道了自己面临的情况。

去年颁布杀胡令给北方汉人争取到一线生机的武悼天王冉闵被杀,当地的汉人不想再被异族奴役就大规模南迁。

原身也是随行南迁的一员。

到达东晋之后他们发现这里不是家园,而是另一个地狱。

东晋朝廷和权贵把他们当成畜牲一般,年轻有几分姿色的女子被抢走,身体强壮的被拉走当壮丁,剩下的老弱病残被驱赶着南下。

一路上饥寒交迫不停的有人倒下,原本两万多人的流民队伍,到达会稽山的时候就只剩下两千多人。

实在无力继续南下,他们就躲在山里苟且偷生。朝廷似乎也觉得他们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就没有再理会。

朝廷不管他们了,流民内部反而乱了起来,为了抢夺食物不少人拉帮结派欺凌他人。

原来的文易本身是孩子王,也学别人纠集了一帮子半大少年组建了自己的势力。

不同的是他颇为讲义气,抱团也只是为了自保从未主动欺负过别人,有时候见别人被欺负的狠了看不过眼还会出手相助。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加入了他们的小团体,还有人来找他主持公道,就这样不知不觉他竟然成了流民营名义上的老大。

二十天前他发现有大批权贵在兰亭聚会,就想去捡点剩饭剩菜回来吃。

结果被守卫抓住打死抛尸荒野,这才有了‘文易’灵魂穿越附体。

根据残余记忆,当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为原主说话的。

就连被后世人吹捧到天上,几乎快要被塑造成‘圣人’的王羲之、谢安都无视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所以说,他穿越来的第一天就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封建社会,什么叫阶级。

他深知自己的处境,流民是当前唯一的依靠,必须要想办法改善大家的生活。还要加强自己的小团体,确保自己领头羊的地位。

为此他还制定了一个专门的计划。

前世文易也算是半个资深驴友,懂的许多野外求生知识。

比如辨识部分草药治疗常见的疾病,认识大部分植物知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设置陷阱抓捕猎物。

会稽山在他眼中到处都是可以用来果腹的食物,而这些知识对于流民来说就是救命的东西。

当他把这些能力一一展露出来,果不其然又成功拉拢了一波人心,他这个流民营老大的位置也逐渐变的名副其实。

……

就在这时一个半大少年一路狂奔而来,一边跑一边喊:“小易哥,不好了,不好了。”

文易连忙迎上去道:“石头你怎么鼻青脸肿的,被谁打了?”

石头眼眶泛红,带着哭腔道:“是疤狼,我们挖的陷阱抓到一头野猪,他就带人过来抢。我们人少快撑不住了,小易哥快带人去救援啊。”

“什么?”文易既惊讶又愤怒,惊讶的是野猪这玩意儿还是第一次抓到,愤怒的是疤狼居然敢动他的人。

疤狼是流民营最大的毒瘤,纠集了一帮子人横行霸道,和文易一方向来不对付。

只是最近半个月文易一方势力急剧膨胀,疤狼已经不敢正面和他们交锋,估计这次也是因为野猪的诱惑才忍不住动手。

不过也好,疤狼已经是他统一流民营最后的障碍,是时候和他正面碰一碰了,文易心中想道。

想到这里他举起手臂高呼道:“疤狼欺人太甚,兄弟们抄家伙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老大。”

他一嗓子下去七八十号人从各处冒了出来,其中大部分都是半大少年,他们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有棍子、有石头……

一行人跟着石头来到一处小水潭旁,就看到疤狼带着四五十个人正围殴己方二十多人。

还好己方有一个身高七尺的大力士柴狗子在支撑,否则早就被打倒了。但此时柴狗子也已经遍体鳞伤,走路都有些踉跄。

怒火涌上心头,文易大喝一声:“兄弟们打。”说完带头冲了上去,当头一棍砸向前方的一人。

那人猝不及防只能举起手臂阻挡,“砰”这一棍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手臂上,似乎都能听到骨裂的声音。

“啊!”那人抱着手臂躺在地上哀嚎,已然失去了战斗力。

跟在文易后面的人受到他的感染,也嗷嗷叫着冲了上去,双方战作一团。

柴狗子见援军到达,心中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喘气。

文易在兄弟们的掩护下来到柴狗子身边,道:“狗子哥你没事儿吧?”

柴狗子有气无力的道:“我……我没事儿别管我,打,狠狠打疤狼那GNYD。”

文易这才放下心来,这还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打架,还是一百多人的群殴。

之前没有多想,现在回过神来也是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勇了,十有八九是受到原身记忆的影响。

不过这并不是坏事,乱世只有狠的人才能活得下去,自己确实需要原身的勇气。

他观察战场,这一看差点没把鼻子给气歪。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