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探宝修真在都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城东去吗?”

“哪儿?”

“城东别墅区,三清宫……”

“不不不……不去!”

这已经是第十一个拒载汪文迪的司机了。

只要一听他说要去的地点是‘三清宫’,无一不是慌忙拒绝,脸上的表情就像活见了鬼似的。

他抬头看了看渐暗的天色,伸手去拦下一辆车。

司机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

“大爷,三清宫走吗?”

大爷点了点头,笑着示意他上车。

车里放着京剧,大爷跟着咿咿呀呀的唱腔摇头晃脑,让汪文迪不由得有些担心大爷的车技。

到三清宫还有一段路程,汪文迪索性翻起书来,但不知为何,眼前虽是看着自己平常最喜欢的漫画,耳边却全是那字正腔圆的戏曲——

“曹孟德差蒋干千差万错……”

“周都督用计谋神鬼不觉……”

“这件事天下人我都瞒过……”

“怕只怕瞒不过南阳诸葛……”

这戏唱得他拧了眉头,抬起头来时正对上大爷的目光,那目光中的探寻陡然不见,全数变成了对戏曲的沉浸。

汪文迪来不及捕捉,清了清嗓子主动开口,“大爷,这唱的是哪出啊?”

大爷又唱了两句,方才回答,“现在的年轻人对这感兴趣的可不多哩,这出哇,叫‘群英会’。”

对戏曲无甚研究的汪文迪砸了咂嘴,望向了窗外,搭话道,“跟您打听打听,那些师傅怎么都不跑三清宫?离市区远,赚的钱也多啊!”

“嗨,你这娃娃一看就不上道!”大爷将音乐关闭,神秘兮兮道,“我跟你说这三清宫,最近……闹鬼哩!”

汪文迪一听,当即捧腹大笑,“哈哈哈,‘神算子’住的地方怎么可能闹鬼!”

原来所谓‘三清宫’并不是什么寺庙宫殿一类,而是城东外最大的一片别墅区,这儿只建了一栋别墅,却建的宛如人间仙境,五脏俱全。

它的主人,就是当年一卦值万金都不为过的‘神算’张乘风,‘三清宫’一名,也是张乘风亲自取的。

“小娃子知道的还不少!当年张先生还住这儿的时候,三清宫的确像个世外桃源,现在可不一样咯,老先生都十几年没露面了!”

“仙人虽去,余威犹存,”汪文迪眼中一闪而过的深邃,但很快恢复了一贯的明朗,笑道,“就算是搁置了十几年,也不至于出闹鬼的事儿!”

“嘿你这小子!”

大爷反而急了,“就一个月前,章家想把这块地儿改建,刚动土伐了外头的桃木林,那一个个的就全病倒了!后来好多人都说,听见过屋子里传出来怪物的叫声!凡是靠近的,走在路上都能自己烧起来,你说吓不吓人?”

“哦?有意思。”

汪文迪又打量了一遍描述的绘声绘色的大爷,问道,“您不怕?”

“不做亏心事,谁怕鬼敲门呐?”

大爷一个刹车,稳当的停在了小道边上,不远处有醒目的警戒带,旁边还有警示的标语,上头写着‘闲人勿进’。

“小伙子,我就送你到这儿了,里头就是三清宫。”

群英会的戏腔再度响起,汪文迪付了不菲的车费,挎起背包下了车。

月光照耀下,小径彼端的确矗立着一栋颇有风格的建筑,那精雕细琢的吊脚楼,鳞次栉比的琉璃瓦……一草一木,看得出是极其巧夺天工的,加上那夺目却不张扬的朱砂红,确实不负盛名。

前头还有一片荒废的地带,里头可见些许桃树的残枝。

他快步走近,眼中微动,心下便有了计较,这桃木林留下的处处痕迹相连,竟然在三清宫的外围画出了一个极大的八卦形!

“难怪……”汪文迪摇了摇头,“桃木镇鬼,其型一破,阴邪之气侵体,普通人不生病才怪,能活命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他越过警戒带,能感知到还有一些残余的阴冷气息,不由得吐槽了一句,“三清三清,怎么一点仙气都不沾?”

自小道至三清宫大门口,汪文迪并没花多少时间,大门上扣着一把暗金大锁,锁上的花纹浮雕而出,盘旋成一个连接锁孔的小托盘。

夜风掠过,汪文迪并指为刃,朝自己另一手的掌心上这么一划,便拉开一道口子。

鲜血被他滴入托盘之中,顺着中空的管道渗进了锁孔里。

紧接着,大锁上的花纹似乎活过来一般,发出星星点点的亮光。

他手上的伤口转眼愈合,锁亦被那持续的光芒吞没,最后消失,恍若这大门上本就没有锁一般。

吱呀。

“嚯,阿风还是挺会享受的嘛!”

看着里头富丽堂皇的装饰和璀璨明亮的光线,汪文迪不由得感叹了一句,但他还没来得及细看,后头便响起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

同时,他感到有一个冰凉的物件抵上了自己的后脑勺。

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了一股好闻的柔和香味。

一定是这股香味让自己的警惕放松了,一定是的。

“这是我的地盘,这话应该我问你。”汪文迪的语气镇静无比,将话茬抛了回去。

男人冷笑一声,“小子,你敢胡说八道?这儿明明是神算先生的住处,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谁?”

“不信?”汪文迪扯了扯嘴角,兀自将背包转到面前,从里头抽出一个档案袋打开,取出一份文件,朗声念道,“我自愿将名下一切财产留给关门弟子汪文迪,为其个人所有。”

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包括具有法律效力的盖章、公证者和时间。

身后的人明显怒沉了一下,声音也提高了好几个音调,“遗嘱?给我!”

他正要伸手来抢,却中了汪文迪的下怀。

汪文迪趁此机会,眼疾手快的扼住他的手腕,一个用力轻松给他来了个过肩摔,他手中的物件猝不及防的和他一起落在地上,并不是什么手枪一类。

而是一支口红。

至于口红的主人,汪文迪想,应该就是面前这个冲自己傻笑的女生了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