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纽约1995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脖子痛!

刺痛,如潮水般袭来!

眼睛睁不开!

他只知道自己正躺在地上。

周遭嘈杂,有无数人在大声呼喊!

他却听不清!

除了颈部的疼痛之外,他还感受到自己正在被重物压住。

令他感到快要窒息。

他双手用力一撑,奋力将压在身上的重物推开,顺势猛然坐起。

终于,呼吸顺畅了。

嘎嘣!

他试着扭动脖子,传来一声骨头复位的响动。

颈部的疼痛停止了,他的眼睛也渐渐睁开,声音入耳,就连处于茫然状态头脑也渐渐运转起来。

【两下半!压制失败!】

【“四分卫”在最后一刻挣脱了让-保罗的压制!】

【法国佬的压制被挣脱了,比赛的结果再次扑朔迷离起来!JR,你的同事失去了优势……】

广播?

刺眼的灯光打在脸上,他眯着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拳击擂台之上,面前趴着一个身体壮硕的年轻男人。

男人裸着上身,露出强壮的肌肉,下半身穿了一条剪裁贴身的亮面长裤,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小辫子。

那个明显是白种人的年轻男人似乎已经精疲力尽,奋力挣扎,试图爬起来,此人投来的目光中充满难以压抑的怒火。

盖过场边喧闹的广播声再次响起:

【让-保罗在迷惑,他没想到对手竟然如此顽强,他在愤怒!】

【无往不利的“钻石切割”没有击倒对手,这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发现擂台上还有第三人。

从打扮上来看像是裁判,白色的短袖衬衫上还带了个黑色的小领结,正俯下身向他说着什么,可惜裁判的话语被来自台下观众的吵闹声完全掩盖掉了。

他其实完全没心情去听这个裁判装扮的家伙对自己说了什么。

此刻他内心中,只有三个困扰人类的终极问题在循环播放: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他环顾四周,试图得到某些提示,来解答困扰自己的疑问。

围绕擂台的观众们发出如同蜂鸣般嘈杂的叫喊,他们兴奋地挥舞双臂,却对解决他的困扰毫无帮助。

“奎因!”

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冲破纷乱的噪音,钻入他的耳中,令他的身体微微一颤,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向擂台的边缘。

“你在干什么!奎因!不要发呆!”

喊话之人站在擂台的边缘,半个身躯被高于地面的擂台遮挡,一边向他呼喊,一边用双拳拍击着擂台。

那是个金发的白人男子,牛仔裤格子衬衫,老派的打扮,长发披肩,肩膀和双臂堆积着鼓鼓囊囊的肌肉,卷着衬衫袖子,露出布满小臂的花花绿绿的纹身。

男人的面庞有些沧桑,至少有四十来岁,脸上和额头上有几道明显的伤疤,令他原本帅气的脸庞略显狰狞,看起来有些难以相与,言语虽然严厉,但神情却流露出关切之意。

“奎因!AreyouOK?”

金发披肩的中年男人第三次喊出这个名字。

他的意识也在此时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终极三问”也得到了解答:

——“我是奎因,奎因·白,四分卫奎因!”

——“我是个摔角手!”

——“现在是1995年,纽约,东河边的体育馆,这里是摔角独立联盟和NWA合办的摔角巡回赛的擂台!我,正在进行摔角比赛!”

……

然而,他很快又发现,这不是正确的答案。

他其实并不属于这里,不应该是这个叫“奎因·白”的19岁美国青年。

意识到这一点,不禁让他心头一凛。

低头一看,他的身上仅仅套了一条花里胡哨的紧身运动短裤,两臂和双腿同样是肌肉虬结,胸肌发达,腹肌平坦。

这绝不是他自己的身体!

他的意识告诉他,他应该是生活在2021年的一个华国青年,别说是纽约了,连美国这片土地都从未踏上过!

然而,他甚至没来得及回想起自己本来的名字,那些关于人生、成长、情感、经历、华国、2021的记忆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飘得越来越远……

如一团烟雾被轻风吹散了……

现在,除了刚刚勉强留下零碎的记忆之外,关于他自己的过去都变为模糊一片,甚至连自己原本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了。

反倒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奎因”的过往记忆变得愈加清晰。

不属于他的记忆,正在灌入他的脑海!

发生了什么事?

“穿越!”

一个本应该陌生的词汇在脑海闪过。

他甚至都没有奇怪,为何自己能够理解这个词汇的含义。

不过,这个词,倒是对现在发生的一切作出了合理的解释。

他如释重负地向着擂台边的男人回了一句:“兰迪,我……我没事……”

没错,根据刚刚获取的记忆,他认出了擂台边的男人。

兰迪·罗宾森,退役的前摔角明星,他的摔角导师,他的经纪人,同时也是他的邻居。

只是,刚刚那句话,他说的是汉语。

话音刚落,这位姑且还能称为奎因的家伙,就被爬起来的对手一脚踢翻在地,接下来他被动地被对手推来推去,举起,摔落。

广播:【让-保罗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抓住奎因的空隙出手了!他在折磨那个可怜的年轻人!摔迷朋友们期待的反转剧情并未出现,“四分卫奎因”依然无法反抗法国贵族的暴政!】

“那小子说了什么?”站在擂台边的兰迪·罗宾森心情更为焦躁,“话都说不清楚了,该不会是被打傻了吧?按照事先约好的剧本,他这时候应该输给保罗的,怎么会挣脱压制呢?”

兰迪心中的疑问,暂时无法解答。

擂台上的奎因正在被他的对手痛扁。

按照摔角的行规,摔角手在擂台上相互攻击时会有明显的预备动作。

这样既能让招式充满打击感,同时也便于挨打的一方提前预判,在拳脚加身之时顺着打击方向移动身体卸去一些力道或者用身体比较耐打的部分去受招。

然而此时的奎因,就像痴呆了一样,根本没有去卸力,硬生生的挨了几拳几脚,然后被再次举起,狠狠摔在擂台之上。

没人知道,新来的家伙正在被动接受原主的记忆,在众目睽睽之下……

擂台边的兰迪在心中暗骂,“M-FxxK!奎因这小子不会是被保罗打坏脑袋了吧,第一次上台就搞砸了!”

奎因·白是兰迪唯一的徒弟,在他的指导下健身已经好几年了,进行职业训练摔角技巧的训练也已经一年有余了。

今天是奎因·白以“四分卫奎因”的艺名第一次正是登台表演。

兰迪认为,这个年轻人具有成为有摔角巨星的潜质。

为此,他赌上了自己在这个行业仅存的人脉,为奎因争取到了在NWA联盟(国家摔角联盟)和纽约独立摔角联盟联合举办的巡回比赛中登场的机会。

就连比赛对手都是他兰迪精心挑选的!

被选中的对手叫保罗·莱维斯克,他原本是WCW联盟(美国职业摔角联盟)里的“一年级”新人,最近刚刚抛弃了自己的双打伙伴,转投了WCW联盟的首要竞争对手,全美收视率第一的摔角联盟——WWF联盟(世界摔角联盟)。

在摔角赛场上,保罗以法国贵族的形象登台,凭借英俊的相貌和壮硕的体格,赢得了不少观众的喜爱。

此时场下观众呼喊最多的便是保罗·莱维斯克的艺名“让-保罗”。

不过这里不是保罗·莱维斯克的主场,他只是趁着空闲来NWA挣外快的客串嘉宾。

二十五岁的保罗·莱维斯克虽然只有一年的正式比赛经验,但他毕竟是参加过电视直播的“小咖”,愿意与奎因对战也算是“提携”新人了。

所以对兰迪师徒来说,奎因无论胜败,都能够借着这一场比赛,在圈内打出一点名气。

兴许,奎因能够因为此战的出色表现,被某个摔角联盟看上,跳过在独立联盟“打零工”混资历的阶段,直接签约WCW或者PWG这样的大联盟大公司。

至于WWF,奎因暂时别想了,那里要求太高,而且兰迪在那里并没有人脉。

兰迪在八十年代也曾经风光一时,甚至在NWA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台柱子”,但毕竟是人走茶凉了。

为了能够让奎因和保罗对战,兰迪这次把自己在NWA工作时期认识的老伙计们都求了一遍。

最后,保罗向中间人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不答应,他将拒绝参与这场比赛,条件是:

这场比赛不是一场公平较量,奎因必须输!

拒绝的话,作为客串演出的保罗完全可以在独立联盟中另寻对手。

“咖位”不如人,要么输,要么放弃这次上场机会,师徒两人没有更好的选择,也只得答应。

经过此事,兰迪不得不承认,他不再是当年那个风光无限的“大锤兰迪”了。

同样的NWA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武林盟主”一般的全美第一的摔角品牌,一个WWF前来客串的“电视小咖”就能决定比赛的胜负。

时过境迁了!

兰迪需要到处求人,为爱徒争取一个登场机会。

NWA也为了赚点小钱,和游兵散勇组成的“纽约独立联盟”,合办一场没有电视直播,只能赚观众门票的巡回比赛。

现场虽然有一台摄像机在辛勤工作,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场比赛的录像只会被锁入NWA的仓库中无人问津,不会有哪家电视台会向NWA购买播放的。

现在的摔角界,是WWF和WCW的天下。他们两强争霸,WWF略微保持优势,但WCW奋力追赶,双方差距越来越小。

而剩下的二三线联盟,包括NWA这个衰落的“武林盟主”,被挤出市场份额,收入下降,只能苟延残喘,还要面临优秀的选手被两强挖走的境遇。

因为只有两强联盟,才有每周在电视台直播的摔角节目。

想要上电视,想要成名,想要致富,必须要去他们的平台。

“砰!”

奎因被摔在擂台上,身体软绵绵地,毫无反抗之力。

兰迪为徒弟捏了一把汗,再这样下去,奎因的首秀就算完蛋了。

没人会签一个表现笨拙,连“受招挨打”都做不好的摔角手,哪怕他的外形非常优秀。

兰迪默默担心唯一爱徒的前途,心中暗想:“听说ECW联盟的保罗·海曼和WCW的毕雪夫都会来观看这次比赛……大好的机会看来是浪费了!”

广播:【四分卫奎因再次被甩向边绳,让-保罗跟进,他转身卡位……这是……“钻石切割”!】

此刻,台上的保罗·莱维斯克再次使出了绝招“钻石切割”,他背对着奎因,反手环住奎因的脖子,将奎因的头固定在自己的肩膀上,身体向前跃出。

懵懂的奎因随着保罗的牵引向前扑倒,两人一正一反,一起摔在擂台之上。

所谓“钻石切割”,是一招颈部打击技,美式摔角的专业称呼是“正面锁脸抱头摔”。

保罗用双臂将对手的脑袋固定在肩膀上,模拟将对手卡上断头台,对手随着他的前冲砸在擂台上,则像是铡刀落下,人头滚地,这非常符合保罗法国贵族的人设。

毕竟“断头台”是法国人研究出来的花活。

这招“钻石切割”的视觉冲击力强,技巧性和观赏性高,因而被保罗当做了自己的“终结技”,尽管这招并不是他原创的。

按照双方赛前的约定:一旦保罗使出“钻石切割”,奎因就得老老实实躺在台上等着保罗上来压制。

然后裁判拍击台面三次,保罗胜出,比赛结束,皆大欢喜。

可惜,事情却发生了保罗不愿见到的变化。

在第一次挨了“钻石切割”攻击之后,奎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推开了压制的保罗,坐了起来,裁判数秒不满三次,比赛不得不继续进行。

现在保罗第二次使出了“钻石切割”,落地后,他将脸朝下的奎因翻过来,再次爬到奎因身上进行压制。

广播:【本场的第二次“钻石切割”,让-保罗对四分卫奎因施展了压制!一……!二……】

保罗·莱维斯克心中怒气难平,借着压制奎因的机会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这和约定的不一样!你M-FxxK不许再起来了!”

激怒保罗的,一部分是因为奎因竟敢拖延比赛。

这场赛事虽然不是WCW的电视直播赛事,举办方不会计较一场比赛是否超时。

但是保罗体力已经透支了。

他的对手,比他年轻,比他高大壮实,而且力量和技巧都比他要强。经过了二十分钟的缠斗,保罗几乎耗尽了体力,显出疲态,很难维持竞技状态,如果再不结束比赛,他也许真的会输给对手。

不过,更令保罗的愤恨的是奎因竟然动摇了他的擂台形象!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