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八百二十三章 时间卷轴漫

金枝夙孽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金枝夙孽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千八百二十三章 时间卷轴漫

朵唯拉不能明白的一点是,即使暗主拿到时间横轴又有什么用?这东西需要在特定的环境之中才能带来特定力量,它需要的场地,不是宽阔就行的,而是绝对难以人为布置的时间通道。

这时的朵唯拉,才感觉到,很久之前被暗主推过之后的疼痛。

看来,她现在正卷入的是拉长时间轴。因为疼痛来得很慢。而朵唯拉也是在那个点上被暗主推进去。朵唯拉看了一眼影影绰绰暗主与巴伦王子的身体,然后,终于看到,他们等了半天的身体呈现墨化的痕迹。这种距离判断不出远近。理论上应该是很远的,因为如果足够近的话,看到自己还没有完全着落到时间轴上,暗主会等不及再来帮这个忙的。一定是因为距离的阻隔,让暗主没能出手。

朵唯拉那双眼睛满怀感慨的又看了一眼四周的茫茫混沌,心说,暗主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想法来推测别人的行事,就算她之前用这种方法做事对的再多,这一次也错了。她朵唯拉虽然身携奸计而来,但是,在大是大非上绝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更何况,越是在这种艰难时刻,她越知道,自己对于侍卫长的想法,已经深切惦记到了哪一步。他去过的地方,她都要看看,不想他冒险,不想他有一时一刻的不快乐。

一种古怪的沉重,忽然将她全身上下都重重的下压了一下,只是时间很短,又陡然变轻,但是轻松的那一刻里面又缠了一点火辣的灼伤,同样也是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一切感觉又都全部消失了。手上拿着的东西猛的变得无比沉重,低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她之前手上拿着东西也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把钢口不太好的刀。仔细的观察,这把刀由上好的镔铁打造,但除了这唯一的优点之外,无论是材质、样式以及锋利程度,都只能用马马虎虎来形容。带着这种刀上战场根本没有什么用,就是切白菜都要落后。这不是她的刀,但这又是她的刀。应该是从前她被画在墨笔下的戎装样子。真想去看看啊,那张画挂在哪里?又为什么带着所有人陷入争端?

一种光亮在面前,慢慢的露出真身,随后带来的是无比炙烤的热度,画面继续拉开,熊熊的火海在眼前展示出来,原来时间轴藏在熊熊烈火之中。面对那些伸出长长贪婪火舌的烈焰,朵唯拉手中的破家伙,这把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代,是快还是慢的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有心直接扔了,又想到拿着刀起码会有些气势。

迷蒙火海之中的一线机会,她握紧手心,一跃而起扑向轰隆隆作响的火海。熊熊燃烧的火焰很快的吞噬了她的背影。

鲜活的记忆和那些因为胆怯作祟而愈演愈烈的恐惧都如风远去。她似乎觉得舒适,又懵懂。到最后竟然一觉香甜。没有人会在烈火洗礼中微笑平和,当朵唯拉再一次清醒的时候,警告着她自己。但事实上连这个警告都是无厘头的。她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从最后火海的部分来到这个宁静,没有任何波澜的地方的。不过,对于胜利者的心思谁也猜不透,这一点她早有心理准备。为了庆祝胜利,那些正常的胜利者往往可能疯癫。这不是因为他们取得的胜利正在折磨他们,那是正常的一种可能。

朵唯拉仰起头再次打量她身处的所在,古朴样子的雕花,仿佛在她看到那一刻就在她心中绽放这种雕花的手法,她最初看到的时候是想要嘲笑的。但是,马上,那个嘲笑就被心里的另外一种敬仰甚至是畏惧给换过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里好像与自己很熟。但不是跟这个身体上,而是跟着身体里面的灵魂……她其实一开始没有发现门的方向,因为在接缝处做得太好了,不能让人一眼看出来这种风格很适合密封。

就是在这种完全安静的情况下,热闹又哗地一下子涌进来了,因为有人推开了门。把那些原本被这里面的安静赶出去的热闹一下子带了进来,外面仿佛是在进行着舞会或者是别的东西,总之只是那一下子,这些人就很实诚地把门关上了。

朵唯拉此时此刻最想问的问题就是,这里是在哪里?你们是在做什么?我出去可不可以?或者干脆离开可不可以?她或许是该在这里吃顿饭再好好的休息一下的,她已经感觉到疲累,但是,她的任务什么都没有完成。没有彻底找到那个时间轴。只是跃到了一个时间点上。是不是因为速度和技巧的原因?还是没有遇到时,间轴之上反而掉落在时间轴旁边的,一个个一个个的时间点上,这些时间点都不是现在的时间。它们有的再重复过去,有的在演绎未来。

进来的姑娘,把她们手中的饰品有序的罗列在朵唯拉的身边,这间非常简单的石室因为宝石的充斥一下子被光滑璀璨的宝石充满。就连朵唯拉现在满心焦急的要寻找出口和时间轴的情况下,也对那些宝石的数量咂了咂舌。那个时代的富有肯定是现在万里不及其一的,那么大块的宝石,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了。朵唯拉的新鲜疑问爬上脑海,他们到底在做什么?难道是喜庆的婚事。说实话,在来这里之前,她都有点饿了。数量过于浓郁的惊吓,让他们常常忘记饥饿,所以袋子里的干粮绝对的富余。真正伸手触摸的时候才想起来,时间变了,就算是不知道变的对不对,也是变了,干粮消失了现在她手里拿着的只有那把剑。

她终于想起了那把剑,抬头找了一圈,发现已经给人好好的放在了对面的剑架上,而且从这个角度打量的时候,会发现上面的花纹竟然跟这石室有些异曲同工之妙。看来这东西的确是个宝贝,而且是人人皆知的宝贝。不需要任何的吩咐,就会被尊贵对待。

可是,一个新的疑问马上来临,她想要点吃的,这个时候,管她是什么样的处境,先把肚子填饱才是明智之选,她刚要张口说话,似乎只发出了半个音儿,那些姑娘们就慌张的退了出去。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因为,她们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而且不能够满足才这样慌张的出去,还是因为她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说话。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不是正常情况。她刚想站起身,自己去追那些人的时候,石门挪动的声音响起,有人进来。

n.

金枝夙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mjtxs.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